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媒体 > 热点 >

中方回应菅义伟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日本为什么不敢直视历史?

2021-04-21 20:00 热点 阅读:0作者:会员

简介每年日本对靖国神社进行祭拜活动都会引发外界强烈关注,尤其是备受二战期间伤害的国家和人民更是对靖国神社咬牙切齿。21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向靖国神社供奉“真榊”祭品,对此中方回应菅义伟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下面就跟...

每年日本对靖国神社进行祭拜活动都会引发外界强烈关注,尤其是备受二战期间伤害的国家和人民更是对靖国神社咬牙切齿。21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向靖国神社供奉“真榊”祭品,对此中方回应菅义伟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下面就跟爱惜日小编来详细了解一下吧!

中方回应菅义伟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日本为什么不敢直视历史?

中方回应菅义伟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

4月21日是日本靖国神社春季例行“大祭”第一天。当天,厚生劳动大臣田村宪久、世博担当大臣井上信治也向靖国神社供奉了祭品。

靖国神社供奉着对侵略战争负有直接责任的二战甲级战犯。2020年10月17日,就任首相不久的菅义伟在靖国神社秋季例行“大祭”首日,向靖国神社供奉了“真榊”祭品。由于菅义伟在担任内阁官房长官时期从未向靖国神社献过祭品,外界认为这一举动是效仿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做法。

“真榊”是一种寄托捐赠者意愿的盆栽。一般来讲,供奉“真榊”即表示对亡灵的一种“祭祀和崇敬”之意。

真榊也称为杨桐树,其枝条用以装饰神社或节庆场所,游行队伍甚至有携带连根挖出的整株树木者,表示的是对亡灵的一种祭祀和崇敬。

4月21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

有记者提问,日本首相菅义伟向靖国神社供奉了贡品,中方对此如何回应。

汪文斌表示,靖国神社供奉着对日本对外侵略战争负有直接责任的二战甲级战犯。我们一贯坚决反对日本政要的错误做法,中方敦促日方恪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原则,切实落实中日四点原则共识,正视并深刻反省侵略历史,同军国主义划清界限,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中方回应菅义伟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日本为什么不敢直视历史?

菅义伟另有打算?

在日本东京九段北靖国神社开始的春季例行大祭上,结束访美后的日本首相菅义伟,以“内阁总理大臣菅义伟”的名义供奉了被称为“真榊”的供品。

与此同时,菅义伟的前任,去年卸任日本首相一职的安倍晋三则前往靖国神社,亲自出席了春季例行大祭。

在面对追随采访的媒体时,安倍晋三还大言不惭地表示,这是“为了向为国作战并牺牲宝贵生命的英灵表达敬意”。

作为创下任职时长纪录的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长期以来就对参拜靖国神社非常热衷,不过,在2013年12月首次以首相身份参拜后招致邻国强烈批评和抗议,后来就不再亲自参拜,而是改为以“内阁总理大臣”的名义供奉“真榊”,这一惯例持续至其下台。

就在去年9月19日,刚刚下台三天的安倍晋三就迫不及待地参拜靖国神社,向“英灵报告了自己16日退任首相的事”。

恍然间,人们才发现,安倍晋三在任职期间供奉“真榊”已经算是低调,刻意压制了自己亲自参拜的欲望。

作为安倍政策的延续者,现任首相菅义伟在上任后同样复制了安倍晋三的做法,早在去年秋季例行大祭,就是参照了安倍晋三的做法。

值得关注的是,菅义伟在担任内阁官房长官时代并没有供奉真榊,去年也没有菅义伟内阁成员参拜。不过,今年日本厚生劳动相田村宪久、世博相井上信治也进行了供奉。

对照菅义伟出任首相前后的变化,可能其内心跟安倍晋三一样,渴望通过供奉真榊的方式来取悦日本国内的保守派力量,但为了刺激邻国,又不敢亲临现场祭拜,只能采取折中方案。

中方回应菅义伟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日本为什么不敢直视历史?

韩政府对菅义伟向靖国神社献贡表遗憾

据韩媒报道,4月21日,日本首相菅义伟以“内阁总理大臣”的名义,向靖国神社供奉“真榊”祭品。对此,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当天发表评论称,韩方对日本政府和国会领导层再次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深表失望和遗憾。

评论强调,韩方敦促日本政治领袖正视历史,并以实际行动诚恳反省历史。这是韩日两国发展面向未来的双边关系的根基,日方应铭记。

延伸阅读:靖国神社的来历

靖国神社建于1869年8月6日,原称东京招魂社,以纪念在明治维新时期,日本内战戊辰战争中为恢复明治天皇权力而牺牲的军人。

1879年,东京招魂社改名为靖国神社,「靖国」来自《左传》僖公二十三年「吾以靖国也」,意为使国家安定。靖国神社在明治维新后是供奉为日本战死的军人。

初始的纪念是明治时期牺牲的军人,结果被后世的军国主义借机还魂,成为亚洲“新纳粹”不死的坟墓,其战争和扩张的思维阴魂不散。

包括甲午战争(1894-1895年)、日俄战争(1904年-1905年)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因此,日本全国神社都由内务省管理,唯独靖国神社则由军方管理。

日本在1945年8月15日战败后,因为日本战后和平宪法第9条说明要政教分离,国家不可以介入任何宗教事务,因此靖国神社变成一个非政府的宗教机构。

1945年,联合国占领军总司令部曾准备废除靖国神社,为此靖国神社举行「临时大招魂祭奠」,把许多未死的人也来祭祀。后改为宗教法人才得以幸存。

很可惜,没有将其扼杀在摇篮里,为其后来的军国主义膨胀留下了复活的机会。

1955年以后,自民党5次提出《靖国神社法案》,要求将靖国神社改为「特殊法人」,试图将之国营化。1974年,由于日本社会的广泛抗议,才没有成功。

在正殿的神座(安置神体的地方),当初是只一座。战后,重新设立了新的神座。因此现在有两神座。

1966年日本厚生省将含有甲级战犯的祭祀名录交给当时的靖国神社宫司(即负责人)筑波藤磨,但筑波没有把他们的牌位供奉上去合祭。

1978年10月靖国神社宫司松平永芳(战败时期的宫内大臣松平庆民的长子)把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所判处的甲级战犯东条英机等14人的牌位移入靖国神社合祭。至此,靖国神社赋予了新的“含义”。

监守自盗,日本军国主义实现还魂,成为亚洲军国主义的输出地,其历史遗毒在国内弥漫,战争的思想开始在年轻人中盛行。

二战后,日本天皇每年都要参拜靖国神社,自从甲级战犯灵位进入神社后,据侍卫长的回忆显示,裕仁天皇因为不满神社供奉二战甲级战犯,故自1978年后再也没有正式参拜靖国神社。

现在的靖国神社正如历史的发展一样,由原来为恢复明治天皇权力而牺牲军人的纪念演变成了祭奠二战甲级战犯的历史窗口。这已经超出了当时创始人的原始初衷,成为日本和亚洲邻国无法跨越的严重障碍。

靖国神社的变化是日本对历史遗留问题的回避和否认,而对于靖国神社的参拜也是一起日本人心和思想变革对历史否定的回眸。

Tags:

本栏推荐

站点信息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